今良造制酒:三十而立,自立于世

编辑:聂海波发布:聂海波阅读:发布时间:2018-10-17

       我多想,这是我毕业的第一年……

       但是,我三十了。

       在我内心深处的印象中,我的父亲都还是30出头的时候,什么事情都能做,什么事情都要做,什么事情都得做。转眼间,父亲的双鬓早已斑白,而我,已经三十岁了。

       毕业那年,我不知道我能做什么,学的白酒酿造,放眼宜宾,别人会说,烤酒嘛,宜宾可是天时地利与人和之地,哪里都会有你的用武之地的,不愁!一句不愁,开启了我的大学生涯。四年匆匆而过,转眼就要离开学校,我选择了去一个实验室工作。与其说是选择,还不如说是没得选择。因为毕业了,u乐递出去了一份份简历,到各个酒企,递简历那天我仍然不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这里,为什么递出去我的简历,只是感觉递简历是一个日常事务而已,是下课了应该上课的一种规定,全然不知递简历,将面临的是一种全新的生活,将真正面临自己未来人生的挑战。可是我被拒绝了,于是我又回到了我实习的地方,继续我的化验生涯……渐渐地我会想:我这辈子就这样在这里耗尽了吗?朝九晚五,中午还有两个半小时的休息,简直不能再舒适了,简直不能再安逸了,化验的样品数量不多,平均一天还不到一个,我又能学到什么呢?在经历了两年这样的生活过后,我还是没明白我能做什么?那年,我23岁,选择了离开。

       生活没有逼迫我任何事情,可是人生不就一个字:“作”吗。于是我开始在网上找工作,这个时候,我发现我有目标了,我知道我的生活还需要改变。这也许是那两年给我带来的能力,是那两年周围的长兄、领导、同事、朋友给我的启发。我找到了曾经的吉鑫制酒,一个传说中的酒企,从我师兄的口中知道的这个公司。当通知我来上班的时候,我居然就这样“跳槽”了。我很佩服那时候的我,我要改变,我要锻炼,我要把我所学的知识运用到工作中,我要学以致用。于是我到这里来,成为了一名“烤酒匠”。说来惭愧,但毕竟是一个“匠”啊,哪怕不是“将”。

       那时候的早晨4:00开始上班,上班8天才有一天休息,那个时候都有换休息的权利,如果别人今天有事,恰好又是我休息的话,别人是可以私下和我换的。可是我从来不换,不是因为我高傲,也不是因为我不近人情,只是我确实是熬不住,连续8天的劳动才轮到一天的休息,什么也不用想、什么也不用干的休息,我确实需要这一天休息。渐渐的,我知道起糟需要怎么做,需要起一层,扫一层;知道摊晾需要娄底翻通;知道上甑需要轻撒匀铺、探气上甑……那时候所有事情都是我愿意做的,而且我也觉得我有能力做。我要去上甑,我要去尝酒,我要去喊别人做事情……我能喊别人了。渐渐地就因为我有喊人的能力,我担任了班长,直至后面破格升任车间副主任。从最初的懵懂入世,到有能力做一些事,到愿意做一些事,我得到了认可。我要做,成了我那个时候的座右铭。那年,我26岁……

       今年,我三十岁。

       今年是我担任车间副主任的第3个年头,车间很多事情我都十分了解了,班组管理的日常事务我也了如指掌,我进入了一个所谓的瓶颈期,但是我不这么认为。现在,我负责车间的综合管理工作,用大家的话来说,我就是管“后勤”的,我很喜欢这个称呼,带着一点点戏谑,带着一点点羡慕,带着一点点调侃。而我现在,得关注车间生产是不是按照正常的方向运行,有没有完全按照既定的目标一点点靠近,更多的是一种约束,改变以前传导式的管理,换而言之的是督导式的,并且有一套完整的考核体系支撑着u乐的督导,督促着u乐的督导。现在,我得了解车间员工的思想动向,有没有负面情绪的蔓延,有没有因为一个人的思想影响到其他的人而影响车间的整个运转。现在我得控制着车间生产成本的控制,投入、产出。包括维修上的投入,包括新设备的选择,包括生产成本的控制等等。这些都是我现在得做的,没有任何理由,必须得做。

       今年也是我当爸爸的第3个年头了,女儿成长路上点点滴滴,我却不是十分清楚。今年女儿上幼儿园了,我坚持每天送她上学,渐渐的和我亲近了,我必须得放心思在她身上。这辈子的缘分,u乐成为父女,就该好好珍惜这缘分。今年是我和孩子她妈妈相识的12个年头,经历了激情、经历了冲动、经历了挫折、经历了磨难,现在已经渐渐的趋于平淡,我得有所担当。

       三十而立,何谓而立?三十岁的时候就可以自立于世,依靠自己的本领,承担自己承受的责任。现在的我,伫立在女儿面前应该是有房子那么高一个人;站在朋友面前应该是谈吐大方,能坦然地面对一切困难。三十而立,在纷繁复杂的环境中处理解决一系列的问题,生活上的、生产中的、工作中的、学习中的。三十而立,有自己的目标,有自己的思想,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有自己的工作方式。

        三十而立,我什么事情都能做,什么事情都要做,什么事情都得做……(文/今良造制酒 凌跃)